Karla Kenya

Karla,音乐一直是您的激情所在,您一直为音乐而生,您是一名专业 DJ、音乐记者,同时还是电视和电台主持人。

有什么是您无法做到的吗?
当然有!没有比我更糟糕的司机了!只要是我开车,许多人都会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!

言归正传,能说说您是如何在 DJ 行业迈出第一步的吗?
说实话,我首先是钟爱音乐。工作之余,我会花很多时间研究音乐和艺术家。我发现了很多很棒的音乐,想跟人分享。要做到这一点,只有做 DJ。接下来就是在打碟机上闭门修炼了好几年,然后才有足够的自信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演。当时我非常紧张,第一次现场演奏真是糟透了。

您在柏林和纽约之间两头跑,对此您有什么领悟?
我喜欢柏林的 Techno(高科技舞曲)和 House(浩室)音乐文化,基本上每天晚上出去,都会在意想不到的小场馆里发现好听的音乐。我因而得以随时了解地下浩室音乐的潮流。纽约的一切都与速度和性能有关。作为一名创业者,“纽约的喧嚣”心态让我更容易专注于商业层面的因素。

在柏林和纽约这两个城市您最喜欢的派对举办地点有哪些:
这个问题很难回答…一直在变,我参加过的最佳派对实际上都在户外,在夏天,IPSE 俱乐部一直是个不错的去处。纽约很棒的场所非常多。

到目前为止,您感觉最好的 DJ 体验是哪一次?
去年在斯威士兰的丛林篝火节的演出。那个节日非常特别,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在非洲,我母亲的祖国演出。感觉就像回家一样,那里的人们对音乐如痴如狂!斯威士人知道怎么开派对!

如果必须选一个,以下问题您会怎么选:

  • 更喜欢浩室还是放克? 开始是放克,后来慢慢转向浩室。
  • 更喜欢马文·盖伊还是普林斯? 心灰意冷的时候喜欢马文·盖伊,表现自己另一面的时候选普林斯。
  • DJ Jazzy Jeff 还是 Annie Mac? 很难抉择,两个人的路子和故事完全不同。我非常钦佩 Annie Mac,她作为一名记者、活动策划人兼 DJ 闯出一片天地。Jazzy Jeff 则是一个传奇:不仅拥有非凡的天赋,还有令人难以置信的职业奉献精神。
  • 更喜欢柏林还是纽约? 柏林有点像纽约,但不像纽约那样饱和,而且经济压力小很多。
  • 混音还是制作? 作为电台广播和电视制作人,我没有时间制作音乐,我是作为主持人向人们介绍新音乐。所以我喜欢混音,而要混音,DJ 理所当然就成了我的工具。
  • 更喜欢泡吧还是家庭派对? 自从有了女儿之后,我就更倾向于举行家庭派对。(大笑)。这一点很有趣:年龄越大,就越喜欢和好友共度美好时光,更愿意在人数不多的亲密场合下演出。但我享受在大型俱乐部和节庆活动上表演,没有什么比美好节日里面对兴高采烈的人群更让人热血沸腾了。

哪些艺术家一直在激发您的激情?
我是听着黑人音乐和大量流行音乐长大的。作为女性,我一直受到麦当娜的激励,她能够改变自己的声音并一直重塑自己的形象,对所有的恶评毫不在乎。史提夫·汪达总是能够打动我。迈克尔·杰克逊对我来说,仍然是有史以来最具天赋的艺术家。

和另一个 DJ 同台演出您感觉如何?您愿意和谁同台做 DJ?
和同行同台演出总是很有趣。我总是先试着打上至少 10 分钟的碟,以便观察人群并感受夜晚的氛围。有时候,你必须彻底改变,放一些您并不想放的乐曲,因为氛围完全不同。

有很多同行,我都愿意和他们同台表演,Jazzy Jeff 会是头一个。

您希望,在您作为职业 DJ 开始职业生涯的时候您知道什么?
我希望我早就知道,那么多漫漫长夜对身体造成的伤害有多大!我早就应该开始锻炼并加强饮食健康了!!!(大笑)说实话,我真希望我早就知道,一切都会好起来而且要对自己的能耐充满自信。

对于任何想要开始 DJ 的人来说,您会给的主要提示和诀窍是什么?
不必太在意完美的混音技巧,那需要勤学苦练。要充满激情,选择的音乐要恰到好处。人们会一直记得播放的音乐及其带来的感受。

最后一个问题,未来您有什么很酷的计划吗?
我会为德国国家电视台制作更多的音乐和时尚生活内容,来自电台的消息真是让人兴奋了!另外还有一个激动人心的计划,您很快就会知道的。

“这绝对是最适合初学者使用的套件。我就有一套,带着它忘情地开派对,度过了我一生中最美妙的一些时刻。”

#karlakenya